网站地图
   
 
      首页 画廊简介 国画作品 书法作品 代理画家 艺界动态 联系我们友情链接 留言
 
艺界动态 更多>>
· 投资收藏——为什么选择年
· 听贾广健谈“画” (来
· 苗再新 大味必淡的苗再新
· 2012年艺术品市场或先
· 北京文物拍卖成交额3年总
· 中国当代著名画家百余幅中
画廊动态 更多>>
· 画廊新增李传真作品/李传
· 画廊新增赵卫四尺整纸作品
· 画廊新增于志学作品(四尺
· 画廊新增苗再新2012新
· 画廊新增张复兴作品,欢迎
· 画廊新增苗再新巨幅作品《
精品推荐 更多>>
· 张大千作品
· 苗再新作品
· 苗再新作品
· 贾又福作品
· 刘勃舒作品
· 秋山无语(已售
艺界动态  
悼萧朗:一张画没给子女留 遗作全捐国家
发布:佚名  时间:2010-6-1 18:05:09  


     萧朗先生的灵堂布置在家中的客厅,这两天有亲友不间断地前来吊唁。萧家儿女从天南海北赶了回来,一同处理萧先生的身后事。

    在招呼过前来吊唁的亲友后,萧家人会将客人带到萧先生的书房坐坐,请客人在书桌上的来宾请帖上用毛笔签上姓名。萧先生的二女儿萧玫介绍说,这个书房就是萧先生每天进行休闲、画作的地方。

    在书房靠门一侧的墙上,并排摆放着三幅萧先生的作品,两边均为书法创作,中间一幅为中国画小写意花鸟艺术创作。萧玫说,这画框是弟弟萧珑特别为萧先生订做的。“父亲原本是打算画一对斗鸡图,但是鸡只画了一只,他就有些力不从心了。”

    在画的下面是三个整齐摆放的沙发,萧玫轻抚着中间那个座位说,这是父亲的专属座位,他每天早上吃完饭后,就会坐在这里看看报纸,有时也会看看电视。“我父亲特别喜欢体育频道,足球、篮球、乒乓球等等都很喜欢,那些球星的名字更是记得十分清楚,常唠叨今天哪个队比赛赢了,哪个队输了。”

    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,萧先生光荣地被选为火炬手,但是萧先生年事已高,就由孙女代替他跑火炬接力。萧玫还记得,那天父亲特别激动,一大早就守在电视机前,当看到自己的孙女拿着火炬出现在电视中时,他高兴得连连说:“太好了,真是太好了!”

    在书房的另一侧是一个大型的书架,排放着大量的中国画优秀书籍文献。而在书架上最显眼的,还是那张天真可爱的小孩子的大头照。萧玫说,那是萧先生第四代重孙子的照片。“父亲很喜欢孩子,每次孩子来了都高兴的很,也常常挂念每一个孩子的成长。”

   我们家不给孩子压岁钱

    萧先生虽然喜欢孩子却从来不宠孩子,从萧玫这一代到他们的子女一代,都有一个不成文的习俗,即过年不给压岁钱。“父亲不给我们压岁钱,也教育我们不要给孩子压岁钱。”萧先生并不是吝啬给孩子压岁钱,而是觉得应该用在孩子的教育上。“他发现外孙女很爱读书,就给她200元钱,让孩子买书去。”

    在教育孩子方面,萧先生是一个标准的严父。萧先生的四子萧珑回忆起儿时的一些小事,“有一次,我母亲烙了饼摞放在盘子上,我就用筷子去翻开上面的饼。父亲看了很生气,当场就把筷子摔到桌子上,严厉地批评了我。”萧玫认同地点头说,在我们家有很多规矩,吃饭时很少有人讲话。“父亲不仅对我们很严格,对待我们下一代的孩子也是同样要求。”

    萧玫回忆说,以前他们一家还住在天津美术学院提供的宿舍,当时二哥的孩子才4岁大,小孩子不懂事,就在屋子里呜呜地哭,父亲直接拎起孩子就扔在大门外。“当时二哥也在家中,一句话都不敢反抗,父亲说让他哭,不哭了才能回来。”就这样,一个四岁的孩子就在门口整整哭了3个小时,哭累了就在外面敲门大喊,“我不哭了,再也不哭了。”说来也奇怪,打那以后,这个孩子再也没哭过。

    学画就是一辈子

    在书房里不时传来清脆的鸟叫声,记者踏进阳台才发现这里别有洞天:地上是一盆盆翠绿的植物,窗台上摆满了形态各异的石头。萧玫拿起手边的一块石头说,“你看像什么?像不像两个人抱在一起。我父亲最喜欢这块石头,把它起名为‘浪子回头’。”这样一说倒是真有些形似。

    在阳台的上面,挂着几只鸟笼。萧玫一一介绍每只鸟的由来,八哥、金丝雀、相思雀等等。“我父亲非常喜欢这些,常常在这里一站就是一整天,总是给我讲它们的由来。”

    萧玫说,她是在天津第四女子中学读的高中,那时萧先生也被聘请到学校教美术。萧玫说,在那个时代,美术、音乐和体育都被称为“便道课”,就是无关紧要的课程,所以学校并不重视。“父亲为了能让学生画画,就自费掏钱给学生买宣纸,这样下来,真的有喜欢绘画的学生开始跟随父亲学画。”在学画风气的带动下,学校成立还成立了“美术组”,每个星期都要来萧先生的家里学画,很多学生就是这样一画就是一辈子。萧先生的这些孩子中,萧玫是跟随他最久的。从她下放到甘肃回到天津后,就一直和父母住在一起照顾他们,到现在整整24年了。

    一生潜心作画 心无杂念

    “父亲是一个纯粹的艺术家,他脑袋里就是画画。”撇开萧先生在艺术中的成就,他可以说是一个“生活白痴”。萧玫说,拿俗话讲,父亲就是那种油瓶倒了,都不知道扶的人。

    萧玫说,以前有一次,她临时有事去上班,走前提醒父亲用锅热奶,可是等到萧玫下班回到家后,发现父亲的手被烫起了一个水泡。“以前父亲的的起居生活一直是由我母亲照顾,我母亲去世后就一直是我照顾,我父亲身边从没离开过人。”不说煮饭洗衣,连菜市场萧先生都完全不曾去过。到现在为止,萧先生连自己一个月拿多少工资都不清楚。“父亲一生潜心作画,心无杂念,从不被世事干扰。”

    到了晚年时,萧先生总会和萧玫说,“我要是没你的话,我是活不到现在的。”萧玫却摇摇头,做子女能为父母尽一份力是理所应当的,“这也是父亲常常教导我们的,做事要认真,待人要宽厚。”

    捐画就像“嫁女儿”

    萧先生虽不过问世事,却对公益事业很热衷。2008年3月,萧先生将自己多年精心创作的25幅国画精品,无偿捐赠给中国国家博物馆。萧玫说,当时她陪着父亲带着“最得意的作品”去天津和平宾馆等待中国国家博物馆来人选画。25幅画摆在一个展厅里,选画的人却只看了几秒就出来了。萧玫和父亲等在门口都很焦急,“父亲说他们这么快出来了,是不是不要了?”

    很块,前来选画的人就给了答复,“25幅我们都要了。”父亲听了很高兴,特别痛快地说,“行。”萧先生形容,自己的作品被选走的心情就像“嫁女儿”一样,能为闺女找到一个好的归宿,他比谁都开心。

    “许多人都觉得我们是傻子,拿这25幅画能换多少别墅啊,但是我们家里人没有一个在意的,包括我哥哥在内的每一个人,手里都没有父亲的画。”萧先生会大方地送给学生朋友,却不送给他的女子们,他常说“你们不懂,放在你们手里是废纸。”就是这些剩下的萧先生的遗作,萧家人表示也一定会按照父亲的遗愿捐献给社会。

    萧玫说,在父亲弥留之际最挂念的就是还有画等着捐献,交代她一定要完成。萧玫就趴在父亲的耳边对他说,“好多我们都不懂,我和哥几个商量,准给您办到,我们都愿意把画捐出去。”父亲听了,就点点头。

    在萧先生病重进入ICU病房的四天前,喘气忽然变得很大,几乎不能靠自己的力量呼吸。但是萧先生的意识很清醒,求生欲很强,抓着我们的手问,“我怎么这样啊,我怎么会这样啊……”学医的哥哥赶快对父亲说,“您就是有点喘,我们给您换个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这两个字就是萧先生人生最后的遗言,在插上呼吸器后萧先生就失去了意识,27日早上7点,萧先生的瞳孔有些放大。萧玫趴在父亲的耳边一遍遍地呼喊,“爸爸,我是萧玫……”萧先生的眼睛转了一下,似乎想说些什么,但是却什么也说不出来了。

上一篇:12岁日本华人少年热衷演艺路 广告画进世博会       下一篇:长风破浪会有时——胡海艺和他的中国画
首  页   |  画廊简介  |  国画作品  |  书法作品  |  代理画家  |  艺界动态  |  联系我们  |  友情链接  |  留  言 网站地图
霍春阳作品范扬作品周尊圣作品程宝泓作品张海作品|刘大为作品|宋雨桂作品|陈政明作品|
Copyright Reserved 2009-2010 版权所有 鸣泉山房画廊 地址:河南省郑州市郑东新区商务内环天下收藏步行街三楼2—3044
电话:0371-60109977 手机:18638018522 邮箱:mqsfhl6666@126.com 豫ICP备注11012675